李知歸每天都在掉粉

不会画画的写手不是好音乐人
高考完了,我回來了

他是恆星,是火,是幻夢。是水晶聖杯中滾燙的藍色岩漿,是手心曲線裡漸近的筆直。
他是愛,是心室血,是薄如蟬翼的月光。是翻湧或平寧的海面,又是洗刷著糾纏不休的波藻。
他是仙,也是人間。是我罪惡和怯瑟的發源,也是熔煉我規鑄我的存在。
他是勇者,是王。是全世界的例外與意外,是刺破高墻的長錐。
他是直上青雲的光芒。他是直上青雲的光芒。

他是二十九歲的鄭雲龍。

评论(1)

热度(4)